高压电的危害

2016-08-19

长时间呆在高压线下易致癌    

瑞典国家工业与技术发展委员会现在确信,来自高压电线(主要指220千伏以下)的工频交流电辐射可以导致儿童白血病。   

研究表明,一些癌症特别是儿童癌症,确有部份来自居住环境周围的高压输电线。他们还选择220千伏-400千伏的高压电网下的沿线一带进行调查,发现在1960-1985年间确有50万人居住在距电线300米以内地段,共有142名儿童患上病症,39人得白血病。他们还通过进一步计算得出以下数据,15岁以下儿童如果暴露在平均磁感应强度大于0.2微物的环境中,则患白血病为一般儿童的2.7倍以上,若磁感应度大于0.3微物为3.8倍。另外,美国学者也在此之前进行的有关调查曾得出,居住在高压线附近的儿童神经系统癌和白血病的比率比一般儿童要高出2-3倍。   

因此,特别是妊娠期的妇女、儿童特别注意不要在220千伏以下的高压线附近呆得太久,以免使你的胎儿和孩子因此患上癌症,造成无法挽回的终生遗憾。    
    
漂亮三姐妹为何相继变疯
 
    现代文明的进步总伴随着新矛盾的产生,直接影响着人们的生活和情感,而可怕又鲜为人知的电子雾污染就是其一。本案可称是“中国电子雾污染第一案”。

最近,辽宁葫芦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一起特别的案件:该市化工研究所工程师纪绍庆夫妇及其3位女儿向化工研究所及连山区电业局索赔340万元。1986年末,研究所为纪家分到了一处新房后几年的时间里,聪明可爱又漂亮的3个女儿却莫名地相继变疯,在生不如死的生活中,纪绍庆夫妇认定女儿疯变的祸首是窗外仅隔7.7米的6.6万伏的高压线!这一离奇事件惊动了国家环保总局及多个单位和部门,在一系列曲曲折折的经历之后,他们最终将单位和电业局告上了法庭……而这一案则成了中国电子雾污染第一案。

    搬入新居

    三姐妹相继发疯


1986年11月22日,葫芦岛市化工研究所高分子领域工程师纪绍庆一家乔迁新居,搬进了经过简单装修的化研宿舍丁二楼一套三室的楼房。走进新房,3个正在读书的女儿兴奋得欢呼起来……

可是一年后,纪绍庆的十几岁的二女儿纪玉元常常感到头疼,再后来便常常失眠,一天睡不了几个小时。这对学习造成了致命的影响,本来她在初中一直是前几名的好成绩,且每年都被评为三好学生。此时头疼和失眠使她的成绩直线下滑。最严重的时候,她已经无法保证正常的上课。几个月后的一天,纪玉元在深夜忽然起来说:“屋里来鬼了,我怕……”然后就开始又哭又闹,光着身子就往外跑……这时,早已惊呆的纪绍庆猛然感到:二女儿疯了!

往日聪明好学的二女儿如今却变得精神错乱,一发不可收拾,纪绍庆夫妇伤透了心。老伴说:“咱家哪辈子做了坏事,老天这样惩罚我们啊!”二女儿的发疯也让正在读高中的姐姐和读小学的妹妹感到了紧张和恐怖,每到周六周日,姐妹的学习都因纪玉元的胡言乱语而无法进行。在这种情况下,纪绍庆只好为她办理了休学手续,将她送到兴城市的辽宁省康宁医院治疗。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一家人在焦急的期待中盼望着纪玉元康复的消息。还在读书的姐妹俩常常去医院看望治疗中的纪玉元,但每一次她们都是在无奈的摇头中扫兴而归。1990年,纪家大女儿纪玉红已读高二。这时,每到深夜的时候,她总是翻来覆去地睡
不好觉。一天又一天的失眠开始严重地折磨着她。后来她便总感到“屋顶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来回走动。”这一幻觉的描述让父亲心惊胆颤,他时刻担心:大女儿是不是也要出事了?

可怕的事实终于发生。几天后,大女儿突然在深夜语无伦次,喊叫着光着身子夺门而逃。至此,本来指望着能考上全国重点大学的纪家大女儿莫名其妙地变疯了!

从这天起,两个疯女儿常常将家里闹得乌烟瘴气。家里的碗筷、桌椅及行李家具常常被两个女儿弄个底朝天。

如今,纪绍庆的惟一希望就是正在小学快要毕业的三女儿纪玉英了。纪玉英从小聪明好学,三好学生证积攒了一大堆。为了保证两个疯姐姐不影响她的学习,父亲常常将她们赶到医院或外婆家里。他说:“玉英,只要你将来考上大学,爸爸就知足了。”第二年,三女儿不负父亲的厚望,考上了葫芦岛市重点中学,这让父母多了些慰藉。可是事情很快出现不良的兆头,玉英常常严重失眠,这让父母心惊肉跳,赶紧领她去看医生。但几天之后,玉英在深夜中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狂笑———纪家三女儿也在一夜之间变疯了!

三个疯女儿让这个家乱作一团,有时滑稽无比,有时又阴森恐怖。她们有时叫着父亲的名字手舞足蹈,有时相互殴打不止。三个女儿的相继变疯让她们的父亲早已欲哭无泪。当三个女儿精神病发作的时候,他的心头始终升起谜一样的阴影: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她们相继疯变?为此,夫妻俩曾找了好几个精神科的医生,医生都曾怀疑其双亲的精神病史,但经查都做出了否定的判断……

    老同事提示:

    是不是高压线惹祸

1995年5月的一天,几个疯女儿一阵对打之后,屋里一片狼籍。这时正好赶上一位名叫高志平的过去的同事来家里串门。高志平说:“我看有一个情况值得怀疑,就是你家窗外的高压线,它离居室太近了。我一直留意科技方面的资料,现在世界上有一种新的名词叫电子雾,就是肉眼看不见的电磁波。它对人体产生的影响已经开始有了报道。这种影响叫电子雾污染。按照这些说法,电子雾污染能破坏人体特别是大脑细胞。还有资料说它能大大提高脑瘤的发病率。你家离这几条高压线这么近,是不是这个原因呢?”

老同事这样一说,纪绍庆夫妇如梦方醒:“怪不得来到这个家后把电视放在靠近高压线那面的房间里效果不好,肯定就是高压线的问题。它对电视都有影响,对人肯定有影响。三个女儿发疯很可能就是这个原因。”

在这种情况下,纪绍庆到图书馆查阅了大量有关“电子雾”的资料。他从各种有关电子图书中查找这方面的资料,但一无所获。后来他们分头在市内两家图书馆查找科研方面的杂志,几天过去还是扫兴而归。老伴说:“看起来电子雾是一种很前沿的说法,难怪这方面的资料查不找。”后来,他们又留意各地的报纸,以希望从中找到一点这方面的信息。工夫不负有心人。一个月后,老伴终于在1995年4月28日的《劳动报》中发现了这样的一篇标题为“电子雾:新的污染源”的短文。文中说:“由电器发出的各种不同波长频率的电磁波,科学家们称之为电子雾,正成为危及人们健康的新污染源。它能使各种电器相互干扰,从而危害家庭与公共环境,甚至损害人的健康。科学家还发现电磁波会影响人体神经信息的激素,还会破坏细胞膜……面对电子雾污染,科学家建议采取有效措施积极预防:如:住宅离高压线远一些,电热毯变暖后立即切断电源,看电视保持距离……”

这时,纪绍庆和老伴开始拿着那张提倡“住宅远离高压线”的劳动报,找到单位的领导正式反映三个女儿变疯的情况。研究所的领导听了之后说:“高压线怎么能让人变疯呢?不可能。你们想一想,同样住在这个离高压线近的楼,你们老两口为什么没有疯,楼上的其他人为什么没有疯呢?”后来,夫妻俩再次找到领导,要求搬出化工宿舍丁二楼。领导对此表示理解并做出了相应的安排,这样一家人于1997年初搬到了另外的一宿舍。一家人终于远离了高压线……
    
    惊动国家环保总局

1997年初,夫妻俩几次向北京市精神病研究所写信,向那里的同志询问高压线与女儿病变的关系。后来,这家研究所给他们回信说:“近年来确实有高压线环境下引起神经衰弱的说法,但至今还没有听说过有其引发精神病的研究定论……”

此后,夫妻俩并不气馁。他们又向另外几家北方电子科研部门写信反映情况,希望引起社会的重视。但这些信大都如泥牛入海。1998年,夫妻俩仍不心死,他们继续写信———“……三个女儿在几年内全都变疯,作为她们的父母每天都忍受着精神上的痛苦,恳求领导能对我家的特殊情况做出调查,以查找到女儿病变的真正原因……”为了能引起重视,纪绍庆和老伴将这封信直接寄给了国家环保总局局长谢振华。

两个月后的一天,辽宁省环保局赵宇、东北电网鞍山107变电所所长包素梅及省放射性环境监理处的几位同志来到葫芦岛市化工研究所,对纪家反映的情况进行了实地调查。这天,化工研究所的同志找到了纪绍庆夫妇说:“现在上面的同志来调查,看一看高压线的辐射是不是超标。”有关技术人员在进行一番探视之后,最后对纪绍庆夫妇说:“测量电磁波的情况需要相应的设备。这个设备省内还没有,只有从北京借。但这需要一定的费用,大约是5000元。”不用说,这5000元需要纪家出。这时纪绍庆一脸哭腔地说:“这几年三个女儿总在吃药,天天都离不开,一断了药就犯病,欠了一万多元的外债都没法还,我哪里能交得
起这5000元啊!”可这一来,测量高压线的辐射电磁波的情况也就只好搁浅了……    

    索赔三百四十万

2000年2月的一天,省市环保部门一行人再次来到化工研究所及纪家进行有关数据测量。葫芦岛市化工研究所办公室主任周冰武找到纪绍庆夫妇说:“国家环保总局专门立了个项目,特批了一笔经费,委托省市环保部门对你家反映的事情做测量。”经过一阵相应的工作后,这些技术人员很快撤回。最后他们口头告诉纪绍庆:微波辐射不超标……

在这种情况下,纪绍庆夫妇还是执着地为三个女儿的疯变奔波着。2001年,他们多次向北京市精神病研究所、辽宁省精神病研究学会写信、打电话,询问有关事宜,寻找女儿病变的真正原因。2002年初,纪绍庆特意来到了北京上访,走进了国家环保总局的大楼。辐射处张志刚处长热情地接待了他。张处长表示,鉴于你的实际情况,完全可以通过法律手段调查解决。

经过半年的努力,纪家终于就高压线辐射与女儿的疯变事实提出了法律诉讼。2003年9月,纪绍庆夫妇和三个女儿将状告化工研究所和连山区电业局的诉状递交到葫芦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告的疾病是由于位于丁二楼6.6万伏的高压线路的电磁污染所致,该输电线路为连山区供电局所有,由此该局应对其污染负责。而化工研究院违反国家有关电力方面的法律法规,将住宅楼建在与高压输变电路仅7.7米之隔(有关规定应为20余米),以致使原告深受电磁污染的侵害……请求依法判决二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40万元、精神损失计100万元……”


日前,此案仍在法庭调查阶段。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新记2外围网